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章 贵族
    湖畔村虽然是个偏僻的乡下小村落,但是从这往北走半天的路程,就可以到达繁星镇,这个镇作为连接王国的主要枢纽,向来是繁华非常的。

     李羽终于在太阳落山前到达了这里,他慢悠悠地走在罗星镇青石铺设的地面上,这时因为已经临近夜幕,街道上那么多的灯:街灯、门灯、柱灯、桂灯,花朵般美丽的彩灯,刷地全部亮了起来,绽放着熠熠耀眼的光芒。

     今天就这样找家旅店休息吧,明天看看有没有商队从这里经过,到时候拜托他们载自己一程就行,那样就大大缩短了到达王都的时间。

     ‘繁星酒馆’,餐饮住宿,金字招牌!李羽抬头看看这家店名,觉得还算可以,便一脚踏了进去,因为他带了些干粮,于是为了节省开支,就随便要了点麦茶和蔬菜。

     就在他坐下来准备开吃的时候,忽然一队人马挤了进来,带头的是一名二十岁左右的少年,他身穿一件锦绣长袍,腰间绑着一根雪白色兽纹绅带,一头亚麻色的长发,有着一双锐利的目光,那颀长的黄金身段,无形间散发着贵族气质,即使没有看清男子的面容,也还是让人无法把眼睛从他的身上挪开,当真是玉树临风气宇轩昂。

     李羽猜想此人定是贵族家的公子,看那趾高气扬的神色,一切都显露无疑,而在他身后接着走进来的是一位少女,她年龄稍微小一点,这时门外一阵风吹来,撩开了她发上那剪得很齐的前留海,让人看得更细致了,她眉如新月,修长的睫毛美丽动人,而那微微翘起的小鼻子,使她显得有点稚嫩,尤其是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很惹人喜爱,她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金镶珠宝手镯,腰系孔雀纹绦,无不彰显着她高贵的地位。

     “让开,让开!这位是红星公爵家的二公子,你们赶紧换一桌!”那名贵族公子的手下开始过来驱赶食客,他们挑了个最大的位置,然后招呼那名公子和少女过来就座。

     红星公爵,当今王都最炽手可热的人物,与紫星公爵,蓝星公爵作为最有权力的公爵,维持着三公议政的政治格局,而且作为一方领主,他们有自己的领地,李羽看着他们急着赶路的样子,估计这个二世祖也是去参加圣痕测定的。

     在整个人类王国内,如果天赋卓越,刻苦修行还是能成就一番武道的,但是这要靠日积月累的艰苦锻炼才能达到,但是如果要想在年纪轻轻就有一番作为的话,那只有走‘圣痕’这条捷径,但是风险也是巨大的,圣痕测定一旦失败,身体承受不住那股力量,内脏器官就会全部受损,测试者最多只会留下十年的寿命,但是像红星公爵家族曾今出现过圣爵,所以他们参加测定,风险要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 这些人还是少惹为妙,李羽埋着头自顾自地吃着盘里的食物,就在这时,背上忽然被人搓了一下,李羽回头一看,正是刚才那位驱散食客的人,这家伙狐假虎威的样子,看着都叫人恶心。

     “这张桌子给我们了,小子你滚去那边!”那人蛮横地说道。

     “总有个先来后到,我不建议你们和我坐一起!”李羽心里很不爽,别以为你们人多我李羽就会怕你,店里这么多人,难不成你们还会打人,所以说话也不客气。

     可那帮人压根没有和李羽耍嘴皮子的功夫,左右两边分别把他架起来,扔在了酒馆的地上。

     “吴律!你能管管你的手下吗?”那名少女此时说话了,显然对于那些人的蛮横无理很有意见。

     “尊贵的丽莎小姐,那些都是平民,他们是没有资格与我们靠近的!”那个叫吴律的贵族公子露出一脸的浮夸笑容,但是通过他对于这个丽莎小姐的态度可以看出,他对她充满着爱慕之情。

     这时丽莎倏然站了起来,快步走到倒在地上的李羽面前,微微弯下腰朝他伸出了纤细的右手。

     “丽莎小姐!”那些随从大声地喊了起来,显然对于她的表现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 “我是蓝星公爵的长女,我叫蓝丽莎,我对于吴律手下所为,深表抱歉!”这个蓝丽莎小姐全然没有顾忌手下的呐喊,诚恳的态度洋溢在那张洋娃娃一般的脸上。

     素问蓝星公爵是最亲民的大公,此刻她女儿居然会向一个平民道歉,这让旅馆里许多的平民都大声称赞,李羽也是身同其感,不过更让他在意的是,这名少女是他长这么大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子了,不免看得有点入神。

     “怎么!摔疼了吗?”蓝丽莎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“没!”李羽顺势握住了那只玉手,只感觉柔软非常,很是滑溜,心里也飘飘然起来,但是他察觉到那个吴律此刻眼里的杀意,这次真是惹了大麻烦了。

     蓝丽莎把李羽拉起来以后,就把他松开了,然后又优雅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 “不要找这个人的麻烦!你今后也要懂得体恤民情,那样才能成为我的丈夫,这是我们蓝星公国的治国理念。”蓝丽莎转过头,用一种命令的口气对着吴律说道。

     原来这个蓝丽莎是这家伙的未婚妻,李羽木纳地站在那里,显得有点失落,忽然他咬咬牙,把脸憋得通红,然后大声说道:“是不是成为圣爵,我也可以娶你为妻!”

     话音刚落,又不例外地引来人群的嘲笑,包括那些贵族,包括那些平民。

     “疯了!”

     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!”

     “容忍平民,就会引起他们的非分之想,平民永远就是平民。”

     语言的攻击往往只能刺痛内心,但是迎面而来的却是火辣辣的一巴掌,吴律不知何时已经走到李羽面前,狠狠地扇了他一个耳光,还猛地对着他吐了一口水:“敢跟老子抢女人,你是不是嫌命太长了。”说完,从腰间拔出佩剑,一把架在了李羽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 “我能成为圣爵!”李羽冷冷地说道,他把嘴里的鲜血暗自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 “啪!”接着又是一巴掌,吴律左手又甩了他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 “今后定当加倍奉还!”李羽依然是平静地说着,但是那眼神里射出的锐利光芒,却让吴律有点惊讶,没想到这家伙,居然连贵族都不怕,真的不知道是哪个乡下来的孩子,真的不知道贵族拥有怎样的权利,就依他刚才的言行,吴律完全可以当下一剑把他砍了,但是他没有这么做,他把剑收了起来,然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!”吴律冷哼一声,不紧不慢地问道

     “李羽!”

     “吴律!放他走吧!”蓝丽莎显然也是被刚才李羽的话吓到了,此刻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 “你连圣痕都没有,就敢说要当圣爵,你们乡下人的脑子是不是都是如此单纯?”吴律没有理会蓝丽莎的话,他被这个叫李羽的少年惹得很不愉快,已经多少年了,没有人敢这样和他说话,但是这也引起了他的兴趣。

     “过几天,就会有了,我去参加圣痕测定!”李羽那眼神里充满了自信。

     “你可以随我的车队一起走,我要看着你这个乡巴佬,测试失败的那一刻,那种绝望无助,一天天数着死期的日子,想想都让人兴奋。”吴律嘴角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 “我如果成为了圣爵怎么办?”李羽面无表情地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 “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但是你如果真的成为了圣爵,我允许你公平竞争!”吴律微微一笑,这红星公爵和蓝星公爵本来就是政治婚姻,但是蓝丽莎的确美丽动人,这让自己很是喜爱,但是她好像对自己却全然没有感情,好像只是依父命行事,这样的女人,吴律真是又爱又恨,他敢夸下海口,就是料定李羽这小子没有这个能耐。

     “你!”蓝丽莎听了吴律的话,显得很是气愤,但是没有表达出过于的激奋。

     “公子无须与这种平民怄气!”一个随从出言提醒道。

     “无妨!我就是喜欢棒打落水狗,等这小子吃了瘪,我再来收拾他。”吴律轻声地说着,他心里已经有了很坏的主意。

     接下来这批人就在这个旅馆住了下来,李羽也没有和蓝丽莎搭上过话,她看自己的眼神显然很是生气,都怪自己过于鲁莽,不过他真的受不了吴律那神气的样子,贵族就怎么了?就可以这样肆意妄为吗?于是李羽心里暗自做了决定,总有一天要让这个吴律得到应有的教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