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章 圣爵
    星月大陆上散布着五个国家,它们分别是:以盛产精致钢铁而闻名的铁之国度,野蛮嗜血而著称的幽夜帝国,以美丽长寿标榜的精灵秘境,守护水源之地的鱼人一族,以及拥有独立文化的人族王都。

     此时在人族王都的湖畔村上,有一个十九岁的男孩正在河边悠闲地钓着鱼,他身穿一件水绿色麻布衣,一头墨黑色的长发俊美清秀,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,有棱有角,那明净的脸袋上双眉惯性地微蹙,于其说他有钓鱼的兴致,还不如说他只是享受着阳光的沐浴。

     此时一位老者慢慢走来,他鬓眉皆白,面容清瘦,一双有些细小的双眼,却是精光闪闪,他伸出枯瘦的右手在那男孩的后脑勺猛地敲打了一下,厉声说道:“你这小子就知道整天游手好闲,当年你父母把你托付给我的时候,怎么会料到是你这种不成材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这个少年名叫李羽,他已经在这个村上生活了十五年,而眼前这个老人就是这里的老村长。

     “我明天就会去参加王都的圣痕测定,我一定会成为这个王国的圣爵之一!”李羽不以为然地说道,他虽然说得轻描淡写,但是却被河边洗衣的妇女们听到了,顿时引来笑声一片。

     “李羽小子居然要当圣爵!”

     “他连张三家那条狗都打不过,还想当守卫国家的圣爵?”

     “那小子铁定吃错了药!”

     “是啊!连命都不要了!”

     那些冷言冷语就像无孔不入的空气一样,传入了李羽的耳朵里,但是他依然没有反应,只是自顾自地看着鱼漂。

     “李羽,圣痕测定失败的后果,你可考虑清楚了没!”

     老村长想起那可怕的后果,开始为自己先前的话感到后悔,其实他也不希望李羽有那么伟大的成就,他只想这个孩子学门生活的手艺,可以在这个安静的湖畔小村好好地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 李羽当然知道,整个王国几千万的人中,能成为圣爵的人寥寥可数,只有拥有天命圣痕的人才有这种资格,纵观整个人族王国最繁盛的那段时光,也只有出过十三位圣爵,但是随着与幽夜帝国的战争开始,这个数字却再也没有满员过。

     圣爵拥有强大的圣痕刻印,通过与体内圣痕的共鸣,他们往往可以发挥强大的能力,他们可以操控强大的幻兽协助战斗,但是他们与普通的幻术师又有不同之处,他们可以通过圣痕与幻兽融合,获得短暂的幻化状态。他们可以使用全系魔法,但是只能绑定一种灵魂圣器,不是每一个拥有圣痕的人可以成为圣爵,但是圣爵却是拥有最稀有的圣痕天赋。

     圣爵作为王国的守护者,往往被委以重任,尤其是当下战乱的年代,这是每一个少年都憧憬的梦想,李羽也不例外,王国的传令者昨天刚走,他给这个平静小村带来如此重磅的消息,七天后,将在王都兰顿之城举行圣痕测定,李羽昨天一夜没睡,他作出这个决定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。

     “孩子,这是你的决定吗?”老村长眼神里闪着泪光,既然李羽有这种梦想,他还是不忍心去阻挠,此刻看着这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孩子,心里也是万分不舍,想起每当他闯祸的时候,任凭自己如何责骂,他都会笑着喊爷爷个不停,他内心的坚强,也只有自己明白。

     “我是要成为这个王国最强的男人!我要成为这个王国最强的圣爵,我要娶好多个美丽的公主回来,直到那一天,我还会回到这里,爷爷你可要活到那天呀!”李羽此刻就像决了堤的水库,口齿清晰还带着抹稚气的神态,那舌头比燕子还来的灵巧。

     老村长没有多说,忽然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条坠子,上面挂着一颗琥珀一样晶莹的玉石,并顺势把他递在了李羽手心里。

     “这是幻兽玉?”

     “正是,这是你父母交托我保管的,他们当时说,如果孩子将来有了人生的目标,就把这个转交给他,如果他甘愿平凡地在此生活,就让我把这个挂坠扔进这片湖水里!”老村长摸着胡须,回想起那天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 “我父母是怎样的人!”李羽接过那挂件,小心翼翼地把它扣在脖子上,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被送来这里的时候还很小,压根记不得他父母的样子。

     “当时他们穿着斗篷,又是一个下着大雨的夜晚,我虽然看不清他们的长相,但我相信他们绝对是好人,这是我的感觉。”老村长这时坐在一边,从口袋里已经拿出烟斗抽了起来,他此刻的样子,慵懒而平静,就好像已经看透了人生一样。

     “这样就足够了!”

     李羽把那挂件举在手里,就这阳光,仔细地查看起来,这真的是一块幻兽玉,既然父母把这个交给自己,那他们至少也是王国的幻术师,说不定他们之中也有一位圣爵,不对,也许两人都是圣爵也说不定,这是李羽对父母的幻想,也是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通过圣痕测定的信心所在。

     不知道属于自己的是何种幻兽,像这样封印在琥珀中的幻兽,往往都是某个家族中,历代传承的高级幻兽,这种幻兽被称为契约幻兽,在整个星月大陆还存在着许多强大的领主幻兽,它们甚至雄踞一方,要想让它们服从自己,就要有能与之匹敌的力量。

     “爷爷!我准备立刻就出发!”李羽倏然站起身来,认真地看着老村长,他此刻的心已经无法平静,灵魂也早已飞去了王都。

     老村长微微一笑,把手中的烟斗顺势在地上砸了砸,然后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,没一会儿功夫,他左手就拎着一个包袱出来了。

     “里面有两个金币,一些衣服和干粮,你带着吧!”虽然是村长,但是这两个金币却是他一生的积蓄了,如今他毫不吝啬地把它们交给李羽,就是把他当自己的孙子一样看待了,这么多年的感情令他依依不舍,他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催促着李羽赶快上路。

     李羽虽然平时没少给老村长找麻烦,但是如今,他要踏上自己的理想之路,心中同样存在不舍,此时唯有深深地鞠了一躬,头也没回地跑了出去,泪水却早已湿了眼眶。